52TOYS对Kidrobot主理人 Frank Kozik 专访

2018-05-15 12:32

四月初,在WonderFestival上海展上,Kidrobot展位人头攒动,顾客们在专心的挑选着自己喜欢的设计师或动画的相关产品。几天后,在北京三里屯通盈中心的复调漫画里,又举办了一场Kidrobot主理人Frank Kozik的专题Party,同样吸引了很多粉丝专程前往。这和三年前的情况完全不同。在2015年5月上海的SHCC上,也有一场Kidrobot的座谈活动,那时候国内的艺术家与设计师玩具风潮还没起来,很多人也不熟悉Kidrobot品牌,所以台下只有不到10个人,场面可以说是相当的尴尬冷清。这三年,不仅是中国,全球的玩具市场都出现了很大的变化,作为艺术设计玩具先锋品牌的主理人,Frank Kozik先生是如何看待这些的呢?借复调举办活动之机,我们有幸采访了Frank Kozik先生 。

 


52TOYS:Frank先生,请您先大致介绍一下Kidrobot这个品牌吧,比如有哪些系列?


Frank:Kidrobot现在有多条线产品,从迷你设计师玩具,到以核心玩家为受众的玩具系列,以及授权类产品包括我们自有的IP产品,还有一些店头装饰品。目前美国市场的主要表现是-小型零售店已经逐渐消亡,主流的消费市场已经转移到在线销售和大的连锁型销售,我们也有做很多的授权产品,例如辛普森,Cartoon Network的动画角色,电子游戏角色, 此外还有Andy Warhol之类的设计师联名产品。这里面有些是对应收藏玩家的,也有店头装饰品,以及一些对应大众市场的优质盒蛋玩具。

我们也有一个毛绒玩具系列,Yummy World, 以及搪胶盲盒玩具来对应介于普罗大众和玩具玩家中间的阶层的喜欢可爱和新鲜事物的顾客。

我们针对核心玩家的艺术玩具,每年会跟差不多70位艺术家合作,做出大大小小近200种产品涵盖各个品类,以满足客户需求。

我接管Kidrobot是在它经营进入困境被收购后,收购方找到我,希望我能加入并重振这个公司。在过去的三年中,我们重新规划所有产品线,目前运营状况良好。我们会邀请不同的艺术家和新的设计师,将他们的设计和我们自有IP产品做一个结合,这种合作让双方都非常愉快。并且越来越多的授权方也允许我们做这样的选择,这种方式也给我们带来非常不错的产品和销售成绩。

目前Kidrobot运营模式是,不再考虑设立零售店,而是与合作方一起开发市场。我们不会浪费自身资源在开拓别人已经做的很成熟很充分的领域,而是与他们合作做出新的产品达到双赢的目标。





52TOYS:根据网上的资料显示,Kidrobot成立于2002年,但Frank先生是之后才加入,而且似乎和另一家美国著名玩具公司NECA有一定的关系。


Frank:Kidrobot与NECA是被同个收购方购入,但是是各自独立运营的公司,都有自己的专长领域。Kozik也会有时候帮NECA做些他们不擅长的设计工作,属于友情帮助。基于收购方对Kozik的信任和在专业上的肯定,Kozik在接管Kidrobot之后招聘了一批新的设计师原型师等等雇员,并进行培训,为Kidrobot注入了新鲜血液。



NECA发售的Kidrobot 13 Dunny 盲盒



52TOYS:您原来是从事海报设计的,是什么原因让您转行改做玩具了了呢?


Frank:我曾经是从事海报设计以及其他商业设计的,在大概1985年到2005年时期。最早时候我开始做玩具是90年代在日本Medicom。在2000年前美国这类的产品还不是很多,而我从做玩具中找到了兴趣。

Kidrobot他们找到我问我是不是为Medicom做过玩具,在得到肯定答案之后,

在2004年到2014年间,我授权自己的设计给他们做产品。在Kidrobot最艰难时期,收购方看中了我在这个领域的丰富经验和名气,与我签约让我来这里做创意总监。此外本身我也有自己的公司在持续经营中的。在Kidrobot中我不但负责审核所有的设计工作,还与品牌方谈授权,与设计师谈合作等等这些品牌推广工作。经历了大换血之后,我们现在的团队大概25人,这些人在为Kidrobot这个品牌注入新的活力。


  


Frank Kozik设计的 Black Smorkin' 100% Kubrick Bunny Labbit



52TOYS:玩具分类很多,为什么选择了了艺术设计类而不是雕像,可动人偶之类的大众品类?


Frank:大众品类的玩具其实已经是很常规的产品和产业链了。这类产品在美国是由一些巨头公司来经营的,这更偏重于是商业活动而并非我的兴趣。我在日本的时候与潮牌圈、设计圈的接触更加频繁。在这里我遇见了Bounty Hunter的创始人,我很喜欢他的第一个玩具Kid Hunter,而他也很喜欢我的海报,我们一拍即合成为朋友互相交换了东西,这是在1992年。然后与Medicom合作开始做设计师玩具是进入这个圈子我的起点,也是我兴趣所在。而大众玩具对我来说过于普通和商业化,作为设计师来说我更偏向于做自己喜欢的设计自己的玩具,本身我也是玩具收藏家,在经历过Medicom做玩具,自己做玩具人物设定,给Kidrobot做设计玩具之后,我在这个领域越来越有兴趣,2002年以后我在音乐圈和平面设计圈逐渐淡出,将工作重心从之前的海报设计等转向了玩具设计中。而且我对这个转变感到非常开心愉快。




Kid Hunter



52TOYS:在美国,艺术设计类玩具是否发展的一帆风顺?是否也遭遇过低潮期?

Frank:就我在音乐界也好还是流行文化界的经验来说,这之中常常都在轮回。人们也许初次第二次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有预算和很强购买力,但是当他们逐渐成长,成家立业,有了孩子,通常这种购买力就往往不存在了,就会进入低谷,这个情况在不同产品领域都是普遍存在的。回顾一下在设计师玩具里,香港风格和日本风格的玩具都很有名,有Michael Lau的本土风格搪胶玩具,有Medicom类型的日系玩具,还有sofubi玩具。但是也许在亚洲成为流行接受程度高的产品,在美国却反响平平,这就好像地区之间也有种轮回,此消彼长。这种轮回在亚洲由日本香港逐渐扩大到东南亚,现在到了中国大陆。其实这是很好的现象,在这20年里,两代人快速成长为有消费能力,并且有意愿去购买玩具的群体。我对这其中的商机非常有兴趣,所以产生了与中国企业合作的想法,最终我选择了复调作为合作伙伴开拓中国市场。举个例子,过去几年中SOFUBI玩具其实在日本已经热度逐渐下降,但是中国和美国仍有不少玩家会专程去购买这些日本SOFUBI产品。现在在中国也有了SOFUBI专题的展会,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这种循环会加速可能成为一个市场趋势。在美国SOFUBI市场已有20余年历史,虽然不是很大的市场,但是已经是成熟稳定的了。

现在在美国,更多的顾客已经逐渐理解盲盒玩具这个概念,销量也在攀升,这其中也包括了艺术家盲盒玩具。这对于设计师和艺术家们来说是件好事,有助于他们的艺术传播。

这次在WF上我感受到了在设计师玩具市场中非常积极的信号。中国观众们对这些玩具有着浓厚的兴趣,整个中国市场看来是属于上升趋势的,而在美国,目前也是处于上升趋势的,这种同时同步的趋势也是头一次出现,我非常期待看到后续的发展。



52TOYS:艺术设计类玩具在200X年代初曾经火爆过,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遭遇低潮,这两年又突然火爆了。这个现象是不是种泡沫?会不会很快又过气?


Frank:我在若干年前曾来参加SHCC对中国市场进行考察,那个时候在展会上大概也就两三家售卖玩具的展商,其中还有一个是Funko. 而现在在WF上,有2个展厅内都是艺术设计类玩具。即使是同时同地有开展的STS,WF的客流量仍然非常高,这其中并不是只有硬核玩家,我也看到了非常多的潮流玩家,还有不可小窥的女性购买力。每个人都乐在其中。我能感到非常乐观和积极的市场信号,我们的产品也都售罄。所以接下来的九月我也会到北京,参加下一场展会,我们和复调的合作也会更加紧密,稳扎稳打的开发中国市场。



kidrobot和复调联合推出的盲盒系列



52TOYS:就现在中国市场这种情况看,如何看待潜在的市场泡沫问题?


Frank:我可以用美国的行业经历来说明这个问题。在美国这个市场也经历过爆发式的3-4年,大量的人进入这个市场想分一杯羹,开设公司,做出可能不够水准的产品。但是那时候的非理智性消费冲动也高,所以这样的产品也会有不错的销量。但是在市场逐渐冷却后,能够站住脚的,屹立不倒的,是那些有着很好品质的,有新鲜概念的产品的公司。当然我们的销售渠道也在改变,从以前的实体店,到现在的线上销售。就我来说,Kidrobot不会只在一个人物上做文章,我们会专心来运营数条产品线,邀请不同的艺术家为产品注入新的血液,根据顾客群体的对不同设计概念的喜好开发新的玩具产品甚至是周边品,为品牌带来新鲜感。这是我们在美国所施行的策略,而且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蝙蝠宠物 DC Comics x Frank Kozik x Kidrobot「Batman」Labbit 联名产品



52TOYS:在艺术设计玩具领域,因为有些作品限量,存在升值空间,也就诞生了很多炒家,您如何看待这种现状?


Frank:在黄牛炒家这件事上我已经应对了30年了,在不同行业中。现在我能说,我喜欢黄牛们。这么说是因为,他们的存在证明了你作品的价值。也许对于真心喜欢你作品的玩家或者收藏着来说,需要付出比原定价高出数倍的钱来买入自己心仪的东西这并不公平。如果没有炒家存在,如果你的作品无人问津,这其实是一种失败。对于我而言,我定价是认真考虑我自己作品价值几何的,炒家加价的部分,是他们对自己成本和我作品价值的估值。有些艺术家可能会对炒家额外的加价感到愤慨,但是我的建议是你应该把价格提高到自己觉得合理的地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炒家其实是种免费的宣传资源,也很好的宣传我的作品。



52TOYS:高潮低潮,黄牛炒家,一个好的艺术家和设计师,要如何面对这些才能保持清醒,保持生命力?


Frank:我的第一原则是不要抄袭。如果你在模仿的同时进行变型加入自己的想法,这种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只是刻意迎合市场,跟着热炒的主题走,那么就会被落下。我在Kidrobot构架产品时,除了考虑当下会有热度的话题产品之外,更多的是要考量未来的两三年的风向,什么将会是好的题材,这是我在企业运营中要考虑的。在创意设计中,你需要考虑作品是否有足够的个人风格,有自己的主题自己的人物和设定,可以模仿,可以恶搞,而不能抄袭照搬。




Kidrobot swatch



52TOYS:所以在艺术设计玩具中,有很多或致敬、恶搞甚至讽刺知名IP的作品,在国外这种情况如何界定是否侵权?艺术家与设计师要如何把控分寸?


Frank:这个分寸的拿捏还是不容易的。我还是举例来说明这个问题吧,在美国,无数人都选择了Darth Vadar这个题材做文章,但是很多都是毫无亮点的设计,有的只是将他的形象贴到毫无干系的其他物件上,这都是非常愚蠢的。你可以在题材上非常非常贴近,但是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和概念在里面。在Kidrobot,我们是在拿到IP授权的基础上再做构思做自己的产品的。或者另外有种是采用经典人物非常明显的特征(比如配色等)来做文章,但是不会去抄袭原人物的其他,这也是可行的。你需要非常聪明的选取他最能激发你灵感的点进行再创作,而不是照搬,而最终的作品一定要有趣味性在里面。





EXCLUSIVE JACK SEPIA TONE 5" DUNNY ART FIGURE



52TOYS:在过去的十几年,艺术设计类玩具一直是由美国、日本以及中国香港的设计师们所领导,市场也主要是这些地区。这两年中国大陆地区发展很快,您如何看待大陆市场?是否和之前美国日本香港的有很多不同感?希望看到什么样的中国的艺术设计类玩具?


Frank:我非常看好中国市场的,在WF期间,我也看到了很多非常有亮点的中国设计师作品。有些作品造型可能太过于细节,还需要精炼简化线条。但是很多作品选取了中国文化中的经典题材,有着明显中国的风格,这也是我很高兴看到的。有些题材的作品也许在国内反响平平,但是这个题材有可能在北美市场没有出现过,会不同凡响,我觉得好的题材表现形式简单明了的作品,在北美市场也是非常有潜能的。

很多年来,例如我以前在香港可能会看到很多模仿太空堡垒等等主题的没有新意的产品,但是现在我看到越来越多很有自己特色的作品,并且品质和制作工艺都有了长足的提高,这两项相结合,我很期待未来看到更多更酷的中国作品。在与复调的合作中我也非常期待看到中国设计师的在项目参与中的创造能力。从商业上来讲,现在中国市场的规模和潜力都非常大,而且社交类的传播力度也很强,有微博微信等等,如果能将现有市场消费能力和现有行业产出能力配合,形成良性循环,我认为将迎来这个行业在中国的黄金时代。这是我的感觉。

 



52TOYS:在接触了了中国大陆的艺术设计类产品后,有没有哪些留下深刻印象的?


Frank:有一些给我深刻印象的设计,其中一个是末那的那个刹那寒林。工艺非常精美,让我感到一种诡异的美感。还有一些个人艺术家的作品,也非常有趣。现在可能很多设计师都痴迷于复杂的线条和形态,但是简练的表达是设计师玩具的关键。





52TOYS:作为新崛起的中国大陆的设计师艺术家们,和美国日本香港的前辈们还有很多差距,请您给大家一些建议。


Frank:我的建议是,设计师玩具应该是表达简洁有力的。有两个规则:一是要在每个角度看来都是具有美感的,放在各个位置都能展现它的美。

二是简单即是美。也要考虑到,如果是同种产品摆在一起成组时,它们仍然能展现美感。我也明白很多设计师会痴迷于刻画细节,和在作品上充分表达自己概念的想法,但是人的视觉从远古时代进化到现在,都是对轮廓非常敏感的,所以作品的线条轮廓的表达非常重要。如果是过多的细节和线条,实际上是会让人潜意识感到焦虑的。我对我设计团队的要求就是尽量的简化设计,让线条简单化,但是作品上有一个能突出表达特质的点。


再次感谢复调提供了本次采访的机会。复调的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三里屯通盈中心一层复调

举报
评论
添加表情
0/140
52toys
评论
52to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