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假面骑士ZO》

2017-12-04 21:14

《假面骑士ZO》(日文名:仮面ライダーZO)是东映株式会社万代首次合作的作品。ZO与前作真续作J一样是平成时代的作品,却并不属于《假面骑士空我》开始的平成假面骑士系列。多数人认为前作《真·假面骑士·序章》的烂尾是因为人气惨淡录像带销量暴死,但事实却截然不同,在当时《真·假面骑士·序章》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因此内部高层决定延续制作假面骑士系列,在当时有多个制作企划包括了《真》的续集、以一号骑士到BLACK RX全部登场的皮套大战等.....对,皮套大战的构想在平成骑士还没诞生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最终敲定的企划是完全原创的20周年纪念剧场版,虽然说假面骑士诞生20周年是1992年的事情,《真》已经对骑士诞生20周年进行了致敬。

该片于1993年4月17日上映,本作最初的标题是财团B提议的《假面骑士20(读音为ツーオー)》,最终原作者石森章太郎将20改作ZO,在石森章太郎老师看来「Z」代表了究极、「O」代表原点的意义。既给人20的感觉又有回原点与极致的含义,是一个一语双关的名字。本作是“假面骑士诞生20周年纪念作品”拍摄ZO的导演被选定为热爱假面骑士系列的核心粉丝雨宫庆太,本作也是雨宫首部全国公映的作品。在制作本作时雨宫像拍一部以本乡猛为主角的故事,最终因为大人的原因没能实现,最终将主角设定为像本乡猛一样有着『可靠大哥哥』印象的人物,并由有着类似气质的土门广饰演。

当初制作组内部提议将ZO制作成独立上映的剧场版,但因为考虑到了上映风险,所以与《五星战队》与《特搜机器人强帕森》的剧场版凑在一起,作为《東映スーパーヒーローフェア》合并上映。因此原定的90分钟片长也被压缩为48分钟,导致原本的剧情安排变得非常紧凑,多年以后导演雨宫庆太自嘲这部作品是一个菜色塞的很满的幕内便当。

ZO的制作经费是3亿日元,最终收益是5亿日元,在上映时取得了不错的收益,票房是当年特摄电影中的佼佼者。看过的美国同行惊叹『这样优秀的作品竟然只用了如此低的经费!』。ZO的成功导致了J的诞生。在新的假面骑士还在企划阶段的时候,雨宫庆太本计划制作ZO的续集,ZO的新形态被设计为银白色四肢,有红色围巾和腰带的传统昭和骑士造型(最终没能实现)。

只可惜ZO短暂的内容(仅48分钟)很难在之后的岁月里烙下更多的记忆,所以到现在已经过去20多年,自然也成为了一种时代的眼泪。(这可是银河英雄传说都成为时代的眼泪的2017年啊!更不必说这样一部短暂的剧场版了。)

现在谈到ZO,除了21周年纪念20周年这个官方网络剧自己都要调侃的梗外,观众若谈起ZO,最先想到的多是最终BOSS德拉斯、其次则是J与ZO造型过分相似以及主题曲《愛が止まらない》。除了这些外ZO能让当下的观众回忆起来的东西实在不多,对于多数人而言,ZO也只是漫长假面骑士历史中的一个过客。

竹谷隆之所设计的新生命体诠释了一种恐怖的造物之美,继承了BLACK时期极致的拟真生物化风格,并且做到加倍的露骨、逼真,让喜欢恐怖艺术的观众享受到了一场精彩的视觉盛宴。这得益于剧场版不需要均摊成本,以及竹谷隆之与雨宫庆太都是在这领域里极端认真的匠人,怪人的塑造便加倍上乘,更加的脱离了人穿皮套的感觉。

蜘蛛女是全片中我最爱的怪人形象,这是一个有着女性特征,但又并非全部是女性体态的非人形态怪物。女性人类的身体组织只体现在她的面部(非下颚)、肩膀、以及胸部和清晰可见的肋骨。其他部分都是蜘蛛的特征,拟人的面容配合蜘蛛的嘴部结构,给人一种裂口女的诡异美感。配合黑暗的古希腊建筑场景,蜘蛛女的出场就给人一种诡异而扭曲的刺激感,ZO打败她的过程也伴随了肢解和处刑,看的让我产生了熊孩子摧残竹谷隆之制作GK完成品的微妙感——这种感觉是蛮爽的。

这一战的部分镜头使用了定格动画的拍摄手法,下图是用于拍摄定格动画特技所制作的模型。蜘蛛女制作逼真,已经是顶级手办的品质。ZO在四肢比例上稍逊风骚,也导致定格动画部分的成品看起来比较奇怪。

本剧的最终BOSS德拉斯是科学家望月博士制造的新生命体,德拉斯把望月博士视作父亲,并且产生了扭曲的亲情,因为嫉妒望月博士之子望月宏,德拉斯对望月宏产生了杀意。他囚禁了望月博士,并分裂出蝙蝠男与蜘蛛女两大怪人,展开了针对望月宏的刺杀计划。这样的故事主线为本剧增添了一种讽刺人类企图控制大自然,却自食恶果的寓意。

造型设计上新生命体德拉斯是教科书般的完美怪人。德拉斯的造型在观感上就像是前作主角真假面骑士进化完全的终极姿态。真假面骑士的是肉体完全赤裸暴露的变异蝗虫怪,他的外形给人感受到的精神信息是恐惧、惊慌、不知所措。就像真在剧中的表现一般,总是在逃窜、总是被动的战斗。

与一直在恐惧中被动逃窜的真不一样,德拉斯是全副武装的生物兵器,充满生物感的甲胄将他的皮肉包裹,给人无一种毫无破绽的无敌感。德拉斯给观众传递精神信息是——冷静、沉稳、不怒自威。这样的德拉斯有着明确的目标,因此德拉斯总是主动出击,果断、无情、招招致命。大决战中,德拉斯短暂的吞噬了ZO,通过融合的方式进化成为更强大的完全体形态——赤红德拉斯。这个形态的德拉斯失去了触角,强化了外甲胄厚度,配色的差异也让他的形象比其最初显得更加粗壮。这虽然也是不错的设计,但对比最初造型的惊艳,完全体德拉斯却损失了一种犀利的气势,为原本的最终BOSS气场打了折扣。

ZO与新生命体敌我同原,有别怪人设计上的扭曲与混沌,ZO的造型将端正的美感诠释到了极致,形成出极端的秩序之美,以此形成了一种敌我双方绝对对立的气场。

与昭和三期之后的前辈相比,ZO比BLACK更贴近生物、又比真更接近传统假面骑士。以蝗虫为原型的ZO回归到了假面骑士设计的原点,却抛弃了腰带这经典元素,给人耳目一清新的感觉,他的前辈们(除了真与BLACK等少数派)给人的感觉是身穿昆虫强化服的人类,ZO则是绿叶状皮肤包裹的人虫形态生物。我认为设计师因该是考虑到了ZO这部作品本身所肩负的20周年纪念使命,在传统骑士的昆虫造型中融合进了树叶的设计。原著漫画中,本乡猛第一次以假面骑士身份出场时就曾以大自然的使者自居,ZO的形象犹如大自然的使者。

麻生胜/假面骑士ZO给人的感觉是颜值不错的中年硬汉,沉默寡言的行事作风有一点北斗神拳男主角健次郎的味道,剧中他奋不顾身的保护望月博士之子,时不时也给予望月宏振作精神的安慰,展现出了一种坚强外表下的细腻温柔。望月博士的手术刀让麻生胜成为了失去人类姿态的怪胎,他没有因为怨恨而走火入魔,反而心向善念选择了接受不幸,独此一人展开了对抗新生命体的战斗。

所谓英雄啊——就是为了守护善良的生命,奋不顾身投入到战斗中的好人。

从剧情角度来讲,ZO的故事内容很简单,编剧以平铺直叙的手法讲了一个非常传统的假面骑士故事。即石之森章太郎与伊上胜定义中的假面骑士——带有怪谈元素又能反思人性的英雄故事。(“怪谈”一词有时泛指任何恐怖故事)从主人公苏醒到新生命体集结,故事发展的有点恐怖但又老少皆宜,恰当到位的悬念则让观影者能够带着兴趣看故事。

ZO也有漫画版与小说版,虽然和故事的主线都是ZO VS 德拉斯,但表现的重点却截然不同。剧场版是正统的假面骑士故事。同名漫画版由著名热血漫画家岛本和彦创作,侧重描写ZO通过特训逐渐变强、克服自身弱点的热血故事。小说版『仮面ライダーZO-闇の少年-』则着重体现德拉斯对家庭的渴望,以及无法实现的悲哀。

值得一提的是《机动战士V高达》的前期片尾曲「WINNERS FOREVER〜勝利者よ〜」原本是作为ZO的主题曲使用、原名是「Riders Forever」,最后又因为大人的原因没有使用。富野由悠季听过曲子后认为「歌曲的内容和高达的主题非常合拍」给予了高度评价、将曲名与部分歌词改变后作为V高达片尾曲使用。

结语:为写这篇文章,我搜索查阅了一些资料。这才了解原本德拉斯的皮套并不是成片中的色泽,正片优质的质感是竹谷隆之老师临时作旧加工出来的,这样的认真用心、亲力亲为,更让我对竹谷隆之先生,以及指导了这部电影的雨宫庆太导演产生出更高的敬意。ZO在我的心目中是不能忘去的记忆,这是一部让我想用巧夺天工艺术品去总结的电影。处处都体现了雨宫庆太导演与竹谷隆之独特又充满个人魅力的独特气质,完成度之高便让我看完过后催生出恨不得把麦克法兰绑架到日本,逼他画押授权雨宫庆太拍摄《再生侠》的冲动。

竹谷隆之的怪人设计稿。

真、ZO、J,作为生在平成的昭和骑士,他们因为自身存在的独特性,经常在皮套大战里同框出现。

最后分享一下由泰国特摄爱好者用SIC拍摄的ZO VS 德拉斯最终对决。

举报
评论
添加表情
0/140
下载
52toys
评论
52to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