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艺术家Steve Wang:在原创的道路上永不止步

2016-12-30 11:21



Steve Wang集原型师、雕塑师、概念设计师和导演等才能于一身,自9岁跟随父母从台湾移居美国开始,他靠着自己非凡的创造力和灵巧的双手,在影视特效业内逐渐站稳了脚跟,并先后与Stan Winston,Rick Baker 和Dick Smith等业内顶尖的大师合作,在大洋彼岸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传奇,著名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del·Toro)称他是不为世人熟知的天才。他不仅将亚洲的造型技术引进美国,也在不断回馈亚洲设计界,当红的日本造型师竹古隆之和韮沢靖在刚出道时都是向Steve Wang学习经验。同时他也一直在大陆、台湾、日本等地开班授课,向无数有志于此的爱好者传授他的经验和技法。

 在本次乌镇国际未来视觉艺术计划上,Steve Wang受邀成为了概念设计大赛的评委,52TOYS借此机会参与了对他的群访,并进行了私下的交流,在此与大家一起分享。


Q:52TOYS及其他媒体

A:Steve Wang

 

Q:本次乌镇国际未来视觉概念设计大赛的参与者限定为各个相关院校的学生,而在大陆有大批的业余爱好者,他们受到像您这样的艺术家影响而参与到创作之中,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

A:在80年代的美国,同样没有专门的影视特效学校,我们这一代人都是摸索着自学成才。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一直在发生着改变。大陆的发展日新月异,作为比赛的评委,我们也在摸索着如何在未来将这个设计大赛开放给全社会有才华的人,希望大家都能有展示自己的机会。


Q:您是将喷枪技术带入美国影视特效业的第一人,能讲讲您的故事吗?

A:准确来说,我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不过当时圈内人普遍认为喷枪只能干一些粗糙的工作,精细的涂装还是要靠手绘。因此当我用喷枪完成一个作品时,就连Stan Winston这样的大师也惊呆了。在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大家都想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


将喷笔技术带入美国影视业的Steve Wang面对照相机开始耍宝

 

Q: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尤其是AR、VR等虚拟科技的产生,对于影视行业有什么影响?另外以维塔工作室为例,这次展示都是以微缩模型为主,以后这些工作是否都会被CG模型所取代?

A:这是一个很宏大的问题,它不仅涉及到影视业,还包括游戏业等整个泛娱乐行业。对于影视行业来说,尤其是科幻片、魔幻片这样的类型片,观众的审美是不断变化的。20年前成功特效的标准很简单,就是观众看了后发现不了这是假的,这已经足够了。但是到了现在,观众们的审美已经是“哇,这个效果太炫酷了”诸如此类的,他们知道这是假的,但是还是喜欢看这种宏大的、牛逼闪闪的东西,主流的审美已经变了。就像是这几年的哥斯拉电影,我们可以做一个传统的模型,也可以用CG来辅助打造,然后问观众你更喜欢哪一个,可能大部分观众都会选择后面的那种。这也是现在影视行业流行的做法,先用模型做出框架,再用CG进行细节上的修改。这也是被当今观众普遍接受,经过了验证的做法。

与此同时,我的工作室也同游戏行业进行过不少合作。比如之前同暴雪公司的合作,我们将游戏里的角色制作成不同的雕像。其实我们也曾想过,将游戏里虚拟的形象转化成立体的实物雕像会是什么样的效果。而当暴雪公司的员工们看到这些雕像时,他们都表现得十分兴奋。这说明再熟悉的东西一旦转化了介质,往往是有完全不同的体验的。

现在有不少像ZBrush这样的3D建模软件,但你看100个ZBrush作品,可能都没有什么感觉,它不像原型创作那样具有设计者鲜明的个人烙印,电脑软件很难完全表现艺术家的个人风格。当然不管软件也好,实体也好,它们都是工具,是艺术家展示自己的形式,说不上谁取代谁的问题。比如在我的工作室,我们会做出实体的雕塑模型,同样也会用电脑软件进行一些辅助工作,等于是多了一件武器来进行创作。我们不用明确地区分它们之间的区别,只要是合适的,就是最好的。

 

为暴雪公司进行各种雕塑的创作


Q:选择全中国差不多有50万学习相关艺术的学生,包括国家对艺术创作、影视等的专业也有着不小的支持,我想问下现在中国和美国、日本等地方的差距有多大呢?具体的话是差在射门地方?

A:大的行业方向我没法发表意见,就说说我的看法。美国的大学是非常贵的,大家都要靠自己,没有什么来自国家的支持,许多人很快就此转行。我认为中国现在这种情况是很不错的,可以让学生们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Steve Wang为《地狱男孩》的鱼人进行特效化妆

Steve Wang与他的代表作品之一 铁血战士雕像


 Q:在平时的工作中,你会不会和导演有摩擦呢?比如你做出来一个东西,导演说不行之类的,有没有过这种困扰?

A:一直都是这样(笑)。好莱坞经常会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有些负责科幻片或者奇幻片的导演,他自己本身并不看也毫不关心这类型的片子。他对自己想要什么并没有一个概念,因此他在同概念设计师沟通的时候只能说“给我一个《外星人ET》一样的角色”、“给我一个《铁血战士》一样的角色”之类的话,做为我们这样注重原创性的设计师来说,就有些难以理解。



 

像《异形》这样的电影之所以会成功,是因为它做出了别人从来没有见过的形象,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天地。如果我们一味地借鉴别人的东西,那做这样的电影还有什么意义。当时在其他工作室和人一起工作时,我也会和同事说:“这个东西做出来简直就是垃圾,我们去直接和导演说吧!”,但有的同事就会说:“别那么认真,这只是一份工作,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够了。”商业片是以赚钱为目的的,所有工作人员也是围绕着这个目标来运作的,因此很多时候就是以妥协来收场了。



当然现在我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我就会坦率地告诉导演我自己的想法。我在这个行业已经混迹了2、30年,也一直没有中断进行创作,说到为电影制作各种各样的生物、怪兽等等,我们已经有足够的了解, 对设计也有足够的认识,因此我可以给出相对专业的意见和想法,导演也更容易接受。


Steve Wang新近创作的美杜莎引起了一片惊叹

 

Q:您这次来到中国,有看到哪些中国的原创作品了吗,有哪些评价呢?

A:之前有人送给我一本画册,画着各种形态的孙悟空,我很喜欢。这本书在好莱坞业内非常流行,在大家之间传来传去,我想中国有足够的人才,一定能在未来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Steve Wang可能指的是这本书


 


Q:中国有许多原型爱好者是受到您这一代人的影响而加入到创作者的行列中的,对于有意进行创作的新人,你有什么建议呢?

A:现在有才华的年轻人非常多,也有许多非常出色的设计。在我看来,制作实体雕塑的话,和一上来就进行天马行空的创作相比,我希望可以从最简单的东西做起,比如各种现实里的动物,打好自己的基础。任何想象其实也都有它现实的来源在里面,只有打好基础,你再做出来的东西才有根可寻,也更加真实可信。



在采访间隙,我们与Steve Wang进行了一番交流,并向他展示了“造物”原型创作大赛第三季的作品。Steve Wang毫无大牌的架子,他很有耐心地浏览了所有作品,不时地发表看法,其中他对这一季的冠军《广寒宫》印象深刻,表示之前就有朋友给他看过这个作品,而身边的人也都对《广寒宫》赞不绝口。对于原型爱好者,他希望大家能和他一样坚持创作的道路,只有不断学习才能不断进步,一定要能耐得住性子。他也希望大家有机会在线下活动和社交媒体上能和他多做交流。


Steve Wang及身边朋友称赞不已的《秋鸾·广寒宫》

 

在两天的时间里,Steve Wang和善的性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技艺高超又低调沉稳,有自己的想法同时也善于倾听,所谓大师,大概也正是这种境界。


举报
评论
添加表情
0/140
下载
52toys
评论
52to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