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收获的这几张纸,让我感到幸福

2016-12-27 10:10

霜田惠美子

年初在东京神保町的小宫山书店内闲逛,看到款台角落里摆着这张画觉得还不赖,再看价签简直就是白菜。即便对画家霜田惠美子完全不了解(网上资料也少得可怜,大抵知道其为唱片和杂志画过封面),也不能放过。

英之助

这张英之助铅笔画早先就在小宫山书店的官网看到,被犬齿少女充满魅力的面庞所吸引,便下定决心见到就收,不知道是不是日本人不太接受这类生猛画风,放了很久都没人要,估计也是藏家以极低的价格甩给书店的。夏天再访东京小宫山书店看到还在售,自然拿下。感动的是每次去小宫山买画,店员都能给我打个狠折。

逆柱

今年日本漫画家逆柱在台湾和东京办了两次展,卖了两批画,都通过画廊牵线购得。逆柱的画好细,让我发呆放松的时候,眼神就不由自主地盯上去。

Geof Darrow

去年在纽约画廊奸商那买了张Geof Darrow的《少林牛仔》被宰了一刀,随后在纽约漫展的现场发现了Geof本尊,画家自己卖画自然要比画廊便宜。今年再访纽约漫展,就直奔Geof的桌子,采访他的同时买了这张,采访结束他又送了我一张。

Ashley Wood

在纽约那几天,天天去跟当地最大的艺术漫画原稿代理商套近乎。老板巨能喷,向我安利各大师的开场白动辄就是:“这是姆们美利坚史上最重要的画家之一。”最后都聊到北京的北京烤鸭好吃,还是纽约的北京烤鸭好吃了(似乎是废话)。相见恨晚之后甩给我一张Ashely Wood画的红骷髅。

Mike Mignola

虽然《Hellboy》漫画大神 Mike Mignola 近年连续参加圣地亚哥漫展,然而老爷子宣布未来暂时不会创作漫画,导致其原稿天天在涨价,眼看着再不收几张,估计这辈子都难买得起,就在SDCC上咬牙买了一张《 Hellboy in Hell》的内页,没想到就此展开了破产之旅。

Mike Mignola

年底美国西海岸某画廊庆生,老板娘跟 Mike Mignola 交情很深,请老爷子挂了几幅原稿在店里展示。老板娘随后跟Mike说,我们画廊庆生,你的原稿不卖实在说不过去吧,于是就突然宣布展示变售卖,在美国好友的帮助下,经历一场惊心动魄的抢画行动。

Jim Woodring

在纽约看到画廊代理的Jim Woodring原稿动辄上千美金,囊中羞涩无法消费得起,于是闲着谷歌,发现Jim老爷子自己在处理手中的一批画,价格只是画廊的一半,就尝试邮件勾搭了一下他,心满意足地收获了自己最爱漫画家的一张原稿。(虽然被海关税了)

同样在纽约,偶遇了被张艺谋请来报道《长城》发布会的朋友。陪他在纽约漫展闲逛的时候,身为昆汀脑残粉的朋友见到了这几张《低俗小说》原稿就走不动道儿了。画家率属于美国一个海报厂牌New Flesh,以前没听说过,但是画得着实不错。其实我自己特别喜欢跳舞那张,结果一下被朋友买走了三张,我自己拿下了开车那张……老外也很诧异,怎么来了两个中国人几乎把自己的画儿全包圆了。


举报
评论
添加表情
下载
52toys
评论
52toys